中共中央宣傳部委託新華通訊社主辦

激活內循環,科技是關鍵

2020-10-16 09:52
來源:半月談網

王攀

習近平總書記在9月11日召開的科學家座談會上指出,現在,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和民生改善比過去任何時候都更加需要科學技術解決方案,都更加需要增強創新這個第一動力。此前,8月24日在中南海主持召開經濟社會領域專家座談會時,總書記更明確強調,實現高質量發展,必須大力提升自主創新能力,儘快突破關鍵核心技術。這是關係我國發展全局的重大問題,也是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的關鍵。

科技是第一生產力。我國經濟的發展成就,一再證明了科技創新的關鍵性、基礎性價值。

從與民生日常關係更為密切的消費層面來看,以科技創新驅動品質升級,開發出更多符合羣眾期待與需求的新特產品,正是大眾提升消費願望的重要推動力。從上世紀80年代人們成家要買“大件”,直至今天佈置新居講求智能環保,羣眾對美好生活物質基礎的想象與追求在不斷更新,每一個版本的底色都源自科技創新的時代亮色。正所謂,擴大內需,科技也是源頭活水。

當前,我國發展面臨的國內外環境發生深刻複雜變化,風浪方起之時,更需要科技創新的力量襄助中國之舟。從外部環境而言,在單邊主義、保護主義全球抬頭的大背景下,作為全球唯一擁有聯合國產業分類目錄中所有工業門類的國家,我國高科技產業發展相對滯後、高技術供給尚有不足的短板,有可能成為掣肘高質量發展的風險因素,尤其是在高精尖裝備製造等多個領域仍然受制於人的情況下,更亟須以科技創新之力奮起扭轉。

從國內形勢來看,全面提升自主創新能力,向科學技術廣度和深度進軍,也是我國產業提質升級的必由之路。當前,我國製造業企業特別是高科技企業正在邁入發展的“深水區”甚至“無人區”,沒有現成的經驗可供借鑑,沒有成熟道路供“走捷徑”,提升原始創新能力、努力實現更多“從0到1”的突破,已經變得尤為迫切。總體而言,眼下我國支撐發展的要素條件發生深刻變化,唯有依靠創新驅動,我們才能穩步駛入內涵型增長的快車道。

激活內循環、造就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絕非一日之功。我們要有耐心,保持勇氣與幹勁,一關一關地過,一場仗一場仗地打。每一場考驗,都不可掉以輕心。

我們首先要過的,是成果轉化關。將科學技術變成生產力,主體必然是企業,這就要求我們的各類科研機構和高等院校必須有着明確的問題導向、需求導向,與企業密切聯繫,提高基礎研究成果的轉化及應用效率。近年來,神州大地湧現出一大批新型研發機構,其中不乏轉化成果顯著、市場收益顯著的佼佼者,但也有不少新型研發機構沒有取得預期成果,有的甚至舉步維艱,其背後的普遍問題就是沒有建立符合市場需求的評價機制和利益導向機制,有的新型研發機構在參與投資和退出的過程中往往需要主管院校、機構層層審批、件件報備,有的成果轉化容易被冠上“資產流失”的帽子,導致相關機構和企業之間難以建立真正有效的合作,這些都是必須在下一階段發展中統籌破解的痼疾。

第二關,是基礎研究關。基礎研究是科技創新的源頭。近年來,從雨後春筍般出現在大江南北的大科學裝置到各地積極謀劃的省級實驗室,舉國上下寄望於基礎研究全面迎來“科學的春天”之心情不可謂不殷切,只是,基礎科學重大成果不可能召之即來,需要持續投入力量,但不可把清靜變成“熱土”的嘈雜;需要悉心包容可能,切不可用條文縛住探索的手腳。原始創新不可計劃,科研人員期待的,除了資源配置的自主權,其實無他。

第三關,是人才輸送關。要讓科技創新激活內循環,在科技創新領域首先要實現人的良好循環——人才流動,要追求更好的區域間行業間平衡;人才培養,則要追求更為優化的模式。説“平衡”,不是重回計劃經濟的統一分配老路,而是説各地應當拿出充分的誠意,考慮好如何把自身的比較優勢用在延攬人才的刀刃上,讓人才招得來,更可以安心紮下根。説“優化”,不是過分強調目標與結果,而恰恰是要尊重人的成長規律,尊重人的稟賦個性,讓人才有個性,創新才可能多元多態,才可能如萬斛泉,不擇地而出。

最後,還有資源調配關。“我們要充分發揮我國社會主義制度能夠集中力量辦大事的顯著優勢,打好關鍵核心技術攻堅戰。”如何理解總書記這番話的精神?講集中力量的新型舉國體制,不等於在科技創新領域不考慮資源優化配置。在優化組合的基礎上,才有力量集中發揮的最大化效應。小到企業日常產品更新,大到突破“卡脖子”技術,科技創新領域優化與集中的辯證法,值得每一個創新者仔細體會。(刊於《半月談》2020年第19期)

責任編輯:孔德明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