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宣傳部委託新華通訊社主辦

把農村老嫗變匠人的“犟皮匠”

2020-10-16 11:00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放棄北京白領生活,把沒落家庭作坊變成年銷售額400多萬元的文創企業

把農村老嫗變匠人的“犟皮匠”

喬雪正在直播帶貨。

喬雪是個“犟”脾氣。幾年前,她放棄北京安穩的白領生活,不顧家人反對回到老家,撿起刻刀成為一名小皮匠。

搞文創、做品牌、做抖音直播,憑着這股“犟”勁兒,她把一度沒落的家庭作坊,變成了年銷售額400多萬元的文創企業。

她守着一顆匠心,手把手將移民村五六十歲的農村婦女培養成匠人,靠勤勞的雙手致富。如今,她有了更大的目標——打造民族手工品牌,振興傳統手工皮藝。

“祖傳的手藝不能斷在我手裏”

“歡迎來到喬師傅的直播間。”

早晨7點半,喬雪準時出現在工作室,繫上圍裙,戴好白手套開始直播。在她背後,一排排架子上擺着幾十款她設計的皮雕包,不少獲有專利。

這些純手工皮包單價上千元,並不便宜,但有時一場抖音直播就能賣出十幾個。

“網絡直播給了傳統手工藝極好的展示平台,現在我們訂單都排到兩個月後了。”作為寧夏回族自治區銀川市非物質文化遺產“喬家手工皮藝”第三代傳承人,喬雪的抖音號已有50多萬粉絲。

然而就在幾年前,喬家手工皮藝還無人問津,甚至一度面臨失傳。

寧夏位於古絲綢之路沿線,喬雪的祖輩最早以製作馬鞍、駝具等車馬用具營生,她從小跟着爺爺敲敲打打。後來受工業化衝擊,家庭作坊逐漸沒落,皮雕太苦太累,連父母也不希望她繼承這項手藝。

上大學時,她選了熱門的會計專業。2007年大學畢業後,她在北京一家外貿公司上班時發現,國內初加工的皮料附加值低,經國外設計師加工後卻價格翻倍,產品還供不應求,這讓她很不服氣。

“我們也有歷史悠久的手工皮藝,為什麼不能發揮傳統手工藝的價值?”

工作5年後,喬雪放棄安穩的白領生活,回老家當起了一名小皮匠。她創建公司,通過大數據分析,潛心研發符合當下審美的箱包、皮鞋等文創產品,並通過電商打通國內外市場,“振興傳統手工藝,關鍵要找到市場,重新被現代人所需要。”

去年7月,她踏上直播電商浪潮,幾乎每天都開直播,每次持續4小時以上。有時她只是對着鏡頭安靜地埋頭雕刻,讓抖音粉絲能親眼看到下單的包是如何一步步做出來的。如今,公司年銷售額已達到400多萬元。

把農民培養成匠人

和其他傳統手工藝一樣,皮雕耗時久,完成一個皮包,要經過繪圖、雕刻、敲擊、上色、縫製等多項工藝流程,最少也得十幾天。為滿足生產需求,喬雪需要一支屬於自己的工匠隊伍。

2017年,喬雪與銀川市婦聯聯繫,最終在銀川市賀蘭縣洪廣鎮廣榮村建起了一座扶貧車間,培訓當地的農村婦女縫製皮具。

廣榮村是個移民村,安置了來自寧夏南部貧困山區西吉縣的5000多名移民。許多婦女要照顧家庭,不能外出打工,但都有些針線活“基礎”。車間是訂單式生產,她們領了皮料在家就能做。

但是,把農村婦女培養成手藝人,遠比想象中更艱難。“那是一段特別痛苦的時期,年輕人大多出去打工,願意來的婦女年齡偏大,培訓很難。一開始做些簡單的掛件和皮鞋,交上來大量的殘次品,皮料浪費了,工費要照付,這3年在廣榮村投入了50多萬元。”喬雪仍然堅持不懈手把手地教,“學手藝急不得,只能熬。”

今年59歲的譚雪勤是廣榮村第一批加入車間的女工,種了一輩子地,初學雙針雙斜線縫紉,她覺得太難了。“連兩張皮料的針眼都對不齊,做不好喬雪會讓我們拿回去拆了重做,很多人接受不了,就不幹了。”

譚雪勤也想過退出,喬雪總是不停地鼓勵她:“咱們加油,不信幹不好。”她覺得這個娃娃臉的小姑娘有韌勁兒,很讓她感動,決定盡全力支持喬雪。

3年來,喬雪培訓了廣榮村幾百名婦女,如今車間工人穩定在50人左右,其中10餘人已成長為中級縫紉工。

去年,譚雪勤不僅升為車間主任,每月有2000元工資,還成立了自己的手工藝合作社,帶動更多姐妹致富。“我得感謝喬雪,遇到她之前我哪想過有今天。你看我現在,算是個手藝人了吧?”譚雪勤滿臉笑容地説。

“我們是互相幫助,其實我覺得她們幫助我更多,有了這支穩定的手縫隊伍,我們敢接更多的訂單了。”喬雪説,匠人越老越吃香,未來工人能掙得更多,到時候會吸引更多農村婦女加入。

打造中國的民族手工品牌

作為一名“80後”,喬雪樂於嘗試各種新潮的營銷模式,“手工”二字卻是她不能動搖的底線。

即使在人手、資金嚴重短缺時,她從沒用機器替代,皮料也選擇價格貴卻最適合雕刻的頭層植鞣牛皮。“有些技藝是機器做不到的,更何況一刀一線都藴含着匠人的心血和念想,這些無形的東西是‘非遺’的精華。”她説。

經過幾年摸索,喬雪找到了自己的方向,要打造中國人自己的民族手工品牌。從去年開始,除了客户定製,她原創的皮包風格逐漸穩定,開始大量融入國風元素。例如最受歡迎的一個皮包系列,雕面創意都來自《山海經》中的神獸,以及唐草紋等流傳千年的圖案。

“這個系列很受抖音粉絲歡迎,市場反響非常好,讓我看到了當下中國人對自己的文化越來越自信了,這也給了我很大的信心。”喬雪説,她的目標不僅是掙錢,而是創建一家經得起大浪淘沙的百年企業,為此她已經開始做長遠打算。

廣榮村扶貧車間的工人只能做縫紉等工作,複雜的雕刻、染色等需要更專業的團隊。在她的爭取下,今年9月,“喬家手工皮藝”正式成為寧夏職業技術學院美術專業學生的選修課,喬雪每週免費去講兩節課,為的是後繼有人。

“野路子”出身的她為了進一步提高自己的藝術修養,報班學習工筆畫,最近又申報了中國藝術研究院的博士訪學。在同事孟文娟眼裏,身為兩個娃的媽,喬雪太拼了,“她認準目標就會堅持下去,遇到多大的困難都不放棄。”孟文娟説。

“我一點也不覺得累,做自己喜歡的事,我有動力。”喬雪説。(記者 馬麗娟)

責任編輯:王靜

熱門推薦